論述集錦

words-collections

首頁 / 論述集錦/五臺山文殊信仰對唐密重興之重要意義
五臺山文殊信仰對唐密重興之重要意義

智廣 頂禮上師曼殊室利童子! 【內容摘要】本文論述了五臺山是佛教之聖地,更爲密教聖地,其文殊信仰對密教之弘揚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歷史締造的多元、融合與包容的佛教環境,更使得五臺山具備了唐密重興之殊勝因...

2018.02.05

智廣

頂禮上師曼殊室利童子!

【內容摘要】本文論述了五臺山是佛教之聖地,更爲密教聖地,其文殊信仰對密教之弘揚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歷史締造的多元、融合與包容的佛教環境,更使得五臺山具備了唐密重興之殊勝因緣。

【關鍵字】五臺山 密教 文殊信仰 唐密重興

五臺山位於山西省忻州市五臺縣境內,位列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爲文殊之聖地。與觀音、地藏、普賢之聖地浙江普陀山、安徽九華山、四川峨眉山共稱“中國佛教四大名山”。

五臺山由東南西北中五峯組成,五座臺頂分別供奉五方文殊:五臺山的東臺望海峯,主供聰明文殊;南臺錦繡峯,主供智慧文殊;西臺掛月峯,主供獅子吼文殊;北臺葉斗峯,主供無垢文殊;中臺翠岩峯,主供孺童文殊。

五臺代表了文殊菩薩之五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法界體性智,也代表了唐密金剛界之五方佛:東方阿閦佛、南方寶生佛、西方阿彌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毘盧遮那佛。

一、五臺山文殊信仰之歷史

《佛說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授記:“爾時世尊復告金剛密跡主菩薩言。我滅度後於此贍部洲東北方。有國名大振那。其國中有山號曰五頂。文殊師利童子遊行居住。爲諸衆生於中說法。及有無量諸天龍神夜叉羅刹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圍繞供養恭敬。”

《華嚴經·菩薩住處品》云:“東北方有處。名清涼山。從昔以來。諸菩薩衆。於中止住。現有菩薩。名文殊師利。與其眷屬。諸菩薩衆。一萬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說法。”

《大唐神州感通錄》云:“代州東南,有五臺山者,古稱神仙之宅也。山方五百里,勢極崇峻。上有五臺,其頂不生草木。松柏茂林,森於谷底。其山極寒,南號清涼山,山下有清涼府。經中明說,文殊將五百仙人住清涼雪山,即斯地也。所以,古來求道之士,多遊此山。靈蹤遺窟,奄然在目,不徒設也。”

據明代釋鎮澄著《清涼山誌》卷四載《五髻仙人傳》云:“漢明以前,聲教未至,臺山聖境,聞者尚希,況造者乎。當是時,五百里內,林木茂密,虎豹縱橫,五峯無路,人跡罕通。其川原之處,皆黃冠所居。每望五峯之間,祥光煥發,神燈夜流,皆以爲神人之都。自古相傳,有仙人者,髪結五髻,衣掛三銖。或獨一無侶,或羣兒相逐,遊行五頂間,望之儼然,近之則失。或出或入,人莫追尋。或云周時即在此山,或云莫窮其始。後來人跡漸繁,其出漸少。當時黃冠,目爲素衣仙。及騰蘭開山後,遂不復現。三晉異記云。無恤登常山,西瞻紫雲之瑞,疑雁代間有王氣。因獵於五臺之阿,倏爾雲淡若水,見神人焉。衣素,容若金,儼若熙若。占之,蔬祭吉,遂罷獵而返。後寶藏經至,乃知五髻童子,文殊化身也。”

五臺山聖地之地位於佛教中僅次於印度菩提伽耶金剛座,自古以來就是世界各地諸多高僧嚮往之聖地,印度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佛陀波利等皆朝聖五臺山。

永平十一年,天竺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從洛陽來到五臺山(當時叫清涼山)。以天眼神通觀之,即知此山乃文殊菩薩演教及居住之地,兼有阿育王所置佛舍利塔,並在大塔左側,有釋迦牟尼佛所遺足跡。又營坊村這座山山勢奇偉,氣象非凡,與印度靈鷲山相似,故二人決定在此建寺。寺院落成命名爲靈鷲寺,由當時的漢明帝劉莊加“大孚”兩字,全名即大孚靈鷲寺(今顯通寺前身)。從那時起,五臺山開始成爲中國佛教的中心,五臺山的大孚靈鷲寺與洛陽白馬寺同爲中國最早的寺院。

佛陀波利,梵名Buddha -pa^la ,意譯覺護,唐代譯經家,北印度罽賓國人。聞文殊菩薩在清涼山,於唐高宗儀鳳元年(676年)朝禮五臺山,遇文殊所化之神異老翁,點化其重返印度,取梵本《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復來京師。先由唐高宗敕令日照及杜行顗譯之,譯成之後,置於宮中;後由佛陀波利持梵本往五臺山西明寺,與精通梵語之僧順貞共譯爲《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此譯本流通甚廣,經中所載之佛頂尊勝陀羅尼,自古靈驗甚多,爲古來密教行者朝夕勤行、超度亡靈所必誦者。到唐代宗時代,更敕令全國僧尼每日誦《佛頂尊勝陀羅尼經》21遍,以爲國消災祈福。

二、五臺山文殊信仰與密教之關係

1.印度密教與五臺山文殊信仰之關係

據大興善寺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所譯《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中記載,文殊是毘盧遮那如來之師、金剛界五方如來之師,亦是釋迦牟尼佛之師,授予甚深密法,故爲一切密法之源。

《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云:“是時毘盧遮那如來。則告牟尼世尊及千釋迦千百億化釋迦言。吾從往昔修持金剛秘密菩提法教者。是大聖曼殊室利菩薩摩訶薩是吾先師。”說明文殊乃是毘盧遮那如來傳授密法之師。

經中又云:“又大士曼殊室利言語五仁者。佛說我心無主身亦無我。名曰摩訶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爲身心性具足一切法。亦等同於如來智身法身。何以故身如性相同體無別。常住首楞嚴三昧性三摩地。性淨清澈。是故如來說善男子亦復如是。如汝五仁大丈夫便立其名號者。則得隨名解說於意云何。一者大丈夫名曰毘盧遮那。身心清淨性智菩提得圓滿是。二者大丈夫名曰阿閦。身心無動性亦無相。大圓鏡智菩提圓通是。三者大丈夫名曰寶生。身心平等性智菩提一靜一性是。四者大丈夫名曰觀自在王。身心清淨妙觀察智。聖慧通達金剛菩提是。五者大丈夫。名曰不空成就。身心智量性等虛空形同法界。聖性聖慧成所作智。自在神通悉地成就一切菩提解脫是。爾時如來說言。如五仁大丈夫智性。須假大士曼殊室利菩薩金剛般若慧爲身心主。成就一切法聖智性。能與五仁大丈夫身心成熟。慧性圓明法滿成就。乃能證得無上正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曼殊室利大士菩薩。能成熟五仁大丈夫。五智金剛般若波羅蜜多。同一切諸佛五智性金剛菩提故。”說明文殊乃是金剛界五方如來傳授密法之師。

經中又云:“是時釋迦牟尼如來言。吾於過去無量劫來。修行如是瑜伽聖智諸佛金剛三摩地法秘密菩提甚深三密如來法教。爾時世尊於祇園精舍。向大道場衆會之中。告諸菩薩摩訶薩衆。及諸聲聞大梵天王。並諸天梵衆龍神八部。四衆弟子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吾從往昔於毘盧遮那世尊。聽受瑜伽秘密金剛菩提三密三摩地法聖性之教。曼殊室利導引於吾及諸菩薩爲於上首。令成佛道得阿耨菩提。是故世尊釋迦如來。告示一切菩薩一切諸天大梵王等。一切天龍八部諸神鬼衆。一切聲聞四部弟子衆。釋迦牟尼言。吾從因地往昔以前。向於曼殊室利菩薩初發菩提之心修行三摩地金剛菩提三密之行。今得成佛號爲釋迦牟尼如來。如是大會諸大菩薩衆一切梵王諸天梵釋等龍王八部四衆人等。同共啟請曼殊室利菩薩。與汝大衆爲師上首。當引大衆總皆成佛。吾於當來末世之時。亦助曼殊廣化羣品。”說明文殊亦是釋迦牟尼佛傳授密法之師。

2.漢傳密教與五臺山文殊信仰之關係

漢傳密教之三大祖師——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和不空三藏,在唐代翻譯並盛傳密教。密宗認爲文殊是密宗傳法的源流,有許多密教真言乃文殊所傳。不空三藏說:“且文殊聖者即諸佛祖師。大悲弘願不取正覺。大乘引導利樂無期。”[1]又說:“大聖文殊師利菩薩。大乘密教皆因流演。”[2]可見密法的流傳與文殊菩薩的關係甚爲密切。文殊信仰貫穿唐代密宗發展與興盛的全過程,對唐密的弘傳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唐密祖師開元三大士的生平也都與文殊菩薩淵源深厚。善無畏是唐密胎藏界教法的祖師。他在遊歷大唐西境時,夜有神人告知:“此東非弟子界也。文殊師利。保護中州。”[3]意爲:大唐是文殊菩薩的教化之地。胎藏界教法的根本經典《大日經》是善無畏翻譯的,他的弟子一行禪師在《大日經疏》卷五中講到了文殊五使者:

文殊五使者。一名髻設尼。二名優波髻設尼。三名質多羅。四名地慧。五名請召。於妙吉祥左右次第列之。蓋各持文殊一智也。髻設尼是髪端嚴義。鄔波是其亞者。文殊以五髻征表五智。故此使者。亦以美髮爲名。質多羅是雜色義。其五使者下。各作一奉教者。皆跪向使者。如承受音告之形。悉是文殊三昧。[4]

據《大毘盧遮那經供養次第法疏》記載,唐代密宗胎藏儀軌的典範《大日經次第供養法》是善無畏在乾陀羅國金粟王塔邊爲國王祈請供養方法時,文殊菩薩親自顯靈賜授的。其文曰:

“此供養法忽現空中。金字炳燃。和上一遍略讀分明記著。仰空云。誰所造也。云我所造也。云誰我也。云我是文殊師利也。即喚書人遂便寫取。即與其王一本。自寫一本隨行將行流通四方也。”[5]

後來的胎藏儀軌都模仿《大日經次第供養法》而造。

金剛智來華弘傳的是唐密金剛界的教法。據《金剛智行記》記載,是觀音菩薩指點他來中國禮謁文殊師利菩薩。其文曰:國南近海有觀自在菩薩寺。門側有尼枸陀樹。先已枯悴。和上七日斷食行道。樹再滋茂。菩薩應現而作是言。汝之所學今已成就。可往師子國瞻禮佛牙。登楞伽山禮拜佛跡。回來可往中國禮謁文殊師利菩薩。彼國於汝有緣。宜往傳教濟度羣生。聞是語已不勝忻慰。[6]

金剛智篤信文殊,這從他翻譯文殊類經典中亦能了知。其中有唐密金剛界教法的根本經典《金剛頂經》中的《金剛頂曼殊室利菩薩五字心陀羅尼品》;另外還有《宗叡錄》中所記的《文殊瑜伽五字念誦經》一卷,《金剛頂曼殊室利五字心陀羅尼品》一卷;《宗叡外錄》中還記有《文殊師利耶曼德迦咒法》一卷等。這都說明文殊信仰與這位密宗大師關係密切。

而不空三藏則是推動文殊信仰弘傳功勞最大的一位密宗祖師。他是南天竺獅子國人(今斯里蘭卡),自幼入唐,15歲時落髮爲僧,法名智藏,拜金剛智爲師,學修梵文經典。20歲受具足戒,參與譯場,傳五部密法,開始弘傳文殊信仰。

不空十分注重文殊信仰的弘揚,自己也長年誦文殊願,亦有文殊顯現的感應,《大唐故大德贈司空大辨正廣智不空三藏行狀》中云:“討習聲論十二年功六月而畢。誦文殊願。一載之限。再夕而終……”“入曼荼羅。對本尊像。金剛三密。以加持。念誦經行。未踰旬日。文殊師利現身。”

不空精通華語文化,與鳩摩羅什、真諦、玄奘,並稱爲中國佛教之“四大譯師”。據圓照《貞元新貞釋教錄》記載,不空三藏所譯顯密經典共110部,143卷,其中大部分爲密教經典,爲漢傳密教的建立和弘揚作出了巨大貢獻。其中,他翻譯了大量文殊類的典籍。

《大正藏》中,直接以文殊冠名的經典有73部,唐代譯出的有35部。其中,不空翻譯14部,26卷。顯教類3部,5卷;密教類11部,21卷,爲唐代翻譯文殊類經典最多之人。

不空翻譯文殊類經典,顯教類爲:《佛說大方廣曼殊室利經》一卷、《大聖文殊師利菩薩佛刹功德莊嚴經》三卷、《文殊問經字母品第十四》一卷。密教類爲:《曼殊室利童子菩薩五字瑜伽法》一卷、《文殊師利菩薩根本大教王經金翅鳥王品》一卷、《文殊師利菩薩及諸仙所說吉凶時日善惡宿曜經》二卷、《大聖文殊師利菩薩贊佛法身禮》一卷、《聖閻曼德迦威怒王立成大神驗念誦法》一卷、《八大菩薩曼荼羅經》一卷、《金剛頂經瑜伽文殊師利菩薩法》一卷、《金剛頂超勝三界經說文殊五字真言勝相》一卷、《五字陀羅尼經頌》一卷、《金剛頂經瑜伽文殊師利菩薩供養儀軌》一卷、《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十卷。

文殊般若智慧是密宗思想之核心,文殊諸尊的本尊修法也是密宗之重要修法。

金剛智和不空所譯的《金剛頂經》,是密宗金剛界所依根本經典,文殊法在其中佔有重要地位。不空三藏尤其重視五髻文殊法的傳譯。五髻文殊法,也稱五字文殊法,是以五髻文殊爲本尊,念誦“阿、羅、波、左、那”五字真言,以求聰明智慧之法。此文殊形像身呈黃色,頂結五髻,以表如來五智。在《金剛頂經》《大日經》中,圓滿五智象徵五佛,而五佛分住五方,在胎藏界住蓮花中臺八葉院,在金剛界住須彌山頂五峯寶樓閣。

不空三藏翻譯文殊經典,傳譯五髻文殊法,對五臺山文殊信仰之傳播,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不空深知五臺山是《華嚴經》和《佛說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中所說的文殊化現之地,所以,他就把五臺山作爲密宗之主要道場。

永泰二年(766年),不空三藏上書朝廷在五臺山祈建金閣寺獲准。由弟子含光主持修建,天竺那爛陀寺純陀等設計,將該寺建成一座三層九間的大閣,鑄銅爲瓦,瓦上塗金,故名金閣寺。

金閣寺第一層供奉的是騎著青毛獅子的金色文殊像,第二層供奉的是金剛瑜伽王像,第三層供奉的是頂輪王瑜伽會五佛金像,牆上畫的是曼荼羅。此是五臺山第一座密宗道場。後又修玉花寺和六處普通供養舍等。不幾年,經過金閣寺住持含光和玉花寺住持行滿等師徒的開壇灌頂,弘法佈道,利益了廣大衆生,也培養出了不少密宗高僧。

漢傳密宗在唐代達到極盛,不空三藏功不可沒。他把弘法與護國結合起來,充分發揮密教之護國思想,不論是建壇作法,還是譯經傳教,一切佛教活動大多以護國安民爲中心。在金閣寺等各寺院派僧人爲國家常轉《仁王護國經》《密嚴經》《法華經》等護國三經,旨在“上資邦國,息滅災厄”。因而,不空三藏在玄、肅、代三朝被尊爲“國師”。

爲擴大五臺山文殊信仰的影響,在大曆二年(767年),不空三藏派弟子含光在五臺山清涼寺造大聖文殊閣。大曆四年(769年),從五臺山諸寺開始,在天下寺院的食堂中於賓頭盧上首安置文殊爲上座,普賢、觀音居於文殊之後。如此,文殊菩薩就居於中國佛教四大菩薩之首。

不空三藏是唐密祖師,亦是五臺山密宗之開創者。他借助唐王朝支持,使五臺山文殊信仰得到大力弘揚。不空三藏圓寂後,其弟子秉承遺志,繼續在五臺山弘揚文殊信仰,並將之傳揚到四川、廣州、雲南等地。

可以說,不空三藏及其弟子對於五臺山文殊信仰之興盛和弘揚功垂青史,也將唐密推向了鼎盛。從唐密開元三大士,尤其是不空三藏一生弘法功業來看,五臺山文殊信仰與漢傳密教之發展密切相關,五臺山曾是文殊菩薩、歷代祖師培育的唐密生長壯大的沃土。

3.藏傳密教與五臺山文殊信仰之關係

藏傳佛教認爲五臺山爲文殊菩薩常住之聖地,漢地衆生是文殊菩薩之所化。故藏傳佛教中極爲重視聖地五臺山。

五臺山與大圓滿法脈有甚深淵源。大圓滿傳承祖師西日桑哈(漢族,又音譯爲室利僧哈、師利僧哈,意爲吉祥獅子)、蓮花生大師、布瑪莫紮等皆曾在五臺山修行弘法。

《普賢上師言教》講到大圓滿阿底約嘎在人間之起源傳承,由密主金剛手傳嘎繞多吉,嘎繞多吉傳蔣華西寧,蔣華西寧傳西日桑哈,西日桑哈尊者有智者嘉納思紮、大班智達布瑪莫紮、蓮師、大譯師貝諾紮納四位心子。西日桑哈尊者成就之後長住五臺山直至示寂,他的法子們求法、修道、依止上師的很多事蹟,皆發生於五臺山。因爲此一段過往,五臺山與大圓滿法之延續、發揚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

西元八世紀時,布瑪莫紮尊者(無垢友祖師)應藏王赤松德贊邀請在西藏弘法十三年。之後來到五臺山,於賢劫千佛的教法隱沒之前,他將一直以虹光身住在五臺山,每隔一百年化身去西藏一次,在佛法衰微之際維繫和弘揚大圓滿法門。若信眼清淨者,便可在五臺山親見無垢友祖師。

據智慧海王(益西措嘉)所著《蓮花生傳》載,蓮師從吉祥師子學大圓滿法後,曾到中國五臺山學習天文曆數。他的上師佛吉祥智也曾立志朝禮五臺。

薩迦派教主八思巴對五臺山情有獨鍾,因薩迦派特別尊奉文殊菩薩,而五臺山又是文殊菩薩之道場。出於對文殊菩薩之傾慕,也爲了給忽必烈祈福消災,於西元 1257年八思巴親往五臺山朝禮文殊聖容,並用千金鑄爲佛像奉祀於五臺山。八思巴在五臺山住了將近一年,在五臺山期間,不僅在佛學造詣上大有長進,而且還創作了讚頌文殊菩薩及五臺山的美妙佳文。

格魯派章嘉國師曾在五臺山靜修,他說:“法王宗喀巴大師的傳記中說:‘宗喀巴大師轉生在五臺山以班智達的形象出現,上午對許多學經弟子說法,下午對許多持金剛師講說密法。’所以宗喀巴大師的戲樂化身一定住在五臺山這裡。”土官活佛問章嘉國師,宗喀巴大師住在五臺山的何處。他說:“宗喀巴大師在此並無一定的住處,但是現在大約住在叫慶寧寺的和尚廟中。”由這些談話看來,章嘉國師不僅在夢中見過宗喀巴大師的化現身,而且一定親眼見到過宗喀巴大師。

當代寧瑪派大德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也蒞臨朝禮過五臺山。法王如意寶朝拜五臺山,與大圓滿法日後的廣弘密切相關。他之前在定境中見到文殊菩薩和布瑪莫紮尊者共同來迎請,這其中亦自有深意。

《晉美彭措法王傳》中記載,1987年,法王率領一萬餘僧俗朝禮五臺山。大白塔數度放光,於善財洞親見文殊菩薩,當下於心中顯現了《上師親見文殊之金剛歌》。舍利塔前,法王領萬余僧俗至誠同發普賢行願,文殊菩薩在空中顯現身像。同時空中現出各種咒語、各色光圈、彩色祥雲等瑞相,大衆親眼目睹了這些奇景。

法王帶領衆弟子在五臺山住錫一百多天,爲漢藏四衆弟子傳授了《七寶藏》等諸多顯密深法。並且爲了利益將來的衆生,將許多伏藏品交付與護法神以種種方式隱藏於此聖地,待未來時機成熟有緣者來開取,那時將饒益無邊漢地衆生。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還在五臺山建造了幾百尊佛像,其中供奉在菩薩頂祖師殿中央的一尊蓮師像,法王尤其重視。這尊蓮師像的心口放了一尊小小的伏藏品蓮師——此像由華智仁波切和麥彭仁波切親自加持過,具有不可思議的加持力。列繞朗巴大師取出這尊蓮師像時,佛像開口說:“我與蓮師無二無別。”法王如意寶親口預言:“如果我們能在菩薩頂塑一尊莊嚴的蓮師像,同時在其他寺院也塑許多蓮師像,以後無上密法就會在漢地廣弘,並進而在全世界廣弘,無量衆生將得到解脫。”

4.日本、韓國與五臺山文殊信仰的關係

文殊信仰向日本的傳播

西元七世紀初至九世紀末約兩個半世紀裡,日本先後向唐朝派出十幾次遣唐使團,向大唐學習求取內外經教及傳戒。在這個過程中,唐密教法、文殊信仰等殊勝法流及漢唐文化大量傳入日本。以傳教大師最澄、弘法大師空海等日本留學僧爲代表的“入唐八家”不畏艱難險阻,取得真經回國,把唐密的法流傳到日本,後在日本漸漸發展爲天台密教和真言密教兩大流派,一千兩百餘年以來,傳承不絕,興盛不衰。而五臺山作爲當時密教、天台宗的教學中學,成爲日本各宗入唐留學僧朝拜、巡禮的首選聖地,五臺山文殊信仰也在日本普遍流傳。

從歷史上來看,日本與文殊菩薩亦有甚深因緣。日本佛教徒入唐時曾流播關於聖德太子爲中國南嶽慧思和尚托生轉世的故事。南天竺僧菩提仙拿入日傳戒謁見日本天皇時,也說了赴日前朝禮五臺山的經歷:(菩提)遙聞支那五臺山文殊師利靈應,發本朝,駕小舟入唐,即等五臺山,山中逢一老翁,問曰:“法師何之?”提曰:“山頂拜文殊。”翁曰:“文殊不在也,現托生日本國。”語已翁不見。提乃赴本朝。[7] 這個故事暗示了日本天皇就是五臺山文殊菩薩的化身。於是,爲了尋日本佛教血脈之根,引進文殊信仰,日本“白璧天皇二十四年,遣二僧靈仙、行賀入唐,禮五臺山學佛法”。 [8]編於西元810—823年的《日本靈異記》,也記述了“中國五臺山文殊菩薩即日本國奈良時代僧人行基”的佛教傳說。另有記載,靈仙與空海、最澄同時入唐,由憲宗皇帝賜予三藏稱號,靈仙是入唐求法的日本僧人中最爲傑出的人物之一,但遺憾的是過早圓寂於五臺山南臺靈境寺,未能達成求法回國的願望。

天台宗繼傳教大師最澄之後,慈覺大師圓仁亦入唐十年,著有《入唐求法巡禮行記》,用日記體的形式詳細記錄了瞻禮五臺山文殊菩薩的見聞,還著有《入唐新求聖教目錄》,其中文殊類經典最多,以不空譯籍爲主,共十五部。圓仁還把《清涼山略傳》在開成四年(839年)帶回日本。之後還有圓覺、慧萼、慧雲、宗叡等入唐僧都曾追隨靈仙足跡,朝禮五臺,學修文殊信仰。

到宋代,前往五臺山瞻仰文殊聖跡的有奝然、寂昭、成尋、戒覺等。奝然帶回日本宋太宗所賜《開寶敕版大藏經》481函5048卷、新譯經典41卷,回國後還向朝廷奏請在京都嵯峨愛宕山模仿五臺山建造了五臺山清涼寺。成尋著有《參天台五臺山記》。

到五臺山求法的日本僧人,還有寬建、寬補、超會、寬延、澄覺等。他們把五臺山文殊信仰帶回日本,使文殊信仰在日本生根、開花、結果。

日本有許多模仿五臺山修建的寺院,如:茲賀縣比叡山延曆寺文殊樓、京都市嵯峨五臺山清涼寺、京都府九世戶天橋山智恩寺、高知縣五臺山金色院竹林寺等。

在日本國內有許多保存完好的“五臺山文殊”佛像,呈現著當年“五臺山文殊”造像盛行之歷史。而“入唐八家”迎請珍藏於日本之文殊類經典儀軌多達80多部,在真言宗醍醐派經軌論疏秘記口訣之匯總《醍醐乳味鈔》二十五卷中文殊法也多達40多個。

文殊信仰向韓朝的傳播

韓朝的佛教,也是由我國傳入的。從《廣清涼傳》的記載來看,千缽文殊在宋之前就傳到了韓朝,密宗的影響也滲透到各個宗派中。

五臺山文殊信仰在韓朝廣爲流傳,來五臺山朝拜求學的韓朝留學僧歷史上也有很多,他們回國後大力弘揚文殊信仰,還仿效中國五臺山,把本國的白頭山大根脈也叫做五臺山。

到中國五臺山巡禮求法的著名韓朝僧人有:慧超、行寂、崇濟、郎智等。其中,慧超還成爲不空三藏“六哲”弟子之一。

三、五臺山文殊信仰的多元與包容

五臺山爲漢藏佛教交融之處,是中國惟一一個青廟、黃廟交相輝映的佛教道場,漢、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諧共處。

五臺山之佛教寺院按傳承不同,分爲青廟和黃廟。青廟爲漢傳佛教寺院,僧侶大都爲漢族,一般穿青灰色僧衣,稱青衣僧;黃廟屬於藏傳佛教。五臺山藏傳佛教均屬宗喀巴大師創立的格魯派,信教喇嘛均穿黃衣,戴黃帽,稱黃衣僧。明永樂年間,五臺山始有青廟改成黃廟。清康熙時,敕令將羅睺寺、壽寧寺、三泉寺、玉花池、七佛寺、金剛窟、善財洞、普庵寺、臺麓寺、湧泉寺等10寺改爲黃廟。於是,青衣僧改爲黃衣僧,漢喇嘛由此產生。五臺山有黃廟8處,即菩薩頂、羅睺寺、廣仁寺、萬佛閣、鎮海寺、廣化寺、觀音洞、上善財洞。

關於漢藏密教之融合,第十五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有一則預言授記:

噶舉派嘉察仁波切說,在第十五世大寶法王之時,曾有一不丹弟子送第十五世大寶法王一個日本的象牙雕刻,上刻佛陀成道故事。當時大寶法王看到這個象牙,聽說有日本這麼一個島國,佛法非常興盛,他當時非常驚訝,在這麼遙遠的一個地方佛法居然這麼昌隆,因此他非常高興,花了三天的時間修法誦經回向發願。他授記說,在未來,如果日密(唐密傳承)與藏密結合之時,世界上的佛教將會融合與興盛。

結語

唐密是中國唐代漢傳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自印度傳入大唐,在中華佛教史上曾寫下輝煌的篇章,尤其是對國家的內外安定、民生安樂曾起到重要的作用。唐密也流傳到了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千百年來慈悲護佑了各國人民。

尤其在五濁末世,准提法、藥師法等佛陀特別爲末法時代而傳授的殊勝教法是利益衆生最好的甘露妙藥,而密宗教法中最殊勝的即身成就之捷徑道,是救度衆生解脫成佛之光明聖道。唐密重興乃衆生渴仰之福祉,實爲三寶子弟理應肩荷之使命!

雖然,千百年來因歷史原因,唐密教法在中華大地法流衰微,但並沒有完全失傳,更沒有滅絕。在今天漢傳的寺廟裡,早課之首楞嚴咒、大悲咒、十小咒,晚課之蒙山施食,還有瑜伽焰口等都是真言密教的殊勝法要,許多唐密修法如穢跡金剛法、准提法等都傳承了下來。

近百年來致力於唐密回傳的仁人志士一直在作不懈的努力,念念不忘唐密法乳之恩的日本真言密教、天台密教諸高僧大德們也以手捧法流之姿真誠回應著當今華人佛子東渡求法的赤誠之心。唐密回傳之內外因緣正在成熟。

當前,與唐密傳承密切相關之漢傳密教、日本密教(東密、台密)與藏傳密教皆呈欣欣向榮之勢,故知唐密之重興在望。

五臺山堪稱佛教之第二聖地,其地位僅次於印度菩提金剛座。從開元三大士與五臺山文殊信仰的密切關係可以看出,五臺山有曾經孕育滋養漢傳密教達致鼎盛的歷史淵源,五臺山文殊信仰作爲漢傳密教的重要法流也隨著唐密的東渡,在日、韓等國弘揚不衰。五臺山文殊信仰對密教的弘揚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歷史締造的多元、融合與包容的佛教環境,更使得五臺山具備了唐密重興的殊勝因緣。願密教的融合與昌隆使正法久住,廣利衆生,並祈願唐密以五臺山文殊道場爲殊勝緣起,在中華大地弘揚重興。

以上淺見,抛磚引玉,懇請各位高僧大德, 一起努力,以開放的心胸互相交流、學習,促使佛法的復興,利益一切衆生!

參考文獻:

[1](唐)圓照,《代宗朝贈司空大辨正廣智三藏和上表制集》卷三,《大正藏》第52冊,第841頁下

[2](唐)圓照,《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第十六,《大正藏》第55卷·第887頁下

[3](唐)李華撰,《玄宗朝翻經三藏善無畏增鴻臚卿行狀》,《大正藏》第50卷,第291頁上

[4](唐)一行,《大毘盧遮那成佛經疏》,《大正藏》第39冊,第635頁中

[5]《大正藏》第39冊,第790頁中

[6](唐)呂向,《金剛智行記》,《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大正藏》第55冊,第875頁中

[7] 虎關師錬,元亨釋書(新訂增補國史大系):第31卷【M】。東京:吉川弘文館.平成十二年(2000)

[8] 脫脫,等,宋史·日本傳【M】。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1977

 

五臺山文殊信仰對唐密重興之重要意義

五臺山文殊信仰對唐密重興之重要意義

2018-02-04

智廣

頂禮上師曼殊室利童子!

【內容摘要】本文論述了五臺山是佛教之聖地,更爲密教聖地,其文殊信仰對密教之弘揚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歷史締造的多元、融合與包容的佛教環境,更使得五臺山具備了唐密重興之殊勝因緣。

【關鍵字】五臺山 密教 文殊信仰 唐密重興

五臺山位於山西省忻州市五臺縣境內,位列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爲文殊之聖地。與觀音、地藏、普賢之聖地浙江普陀山、安徽九華山、四川峨眉山共稱“中國佛教四大名山”。

五臺山由東南西北中五峯組成,五座臺頂分別供奉五方文殊:五臺山的東臺望海峯,主供聰明文殊;南臺錦繡峯,主供智慧文殊;西臺掛月峯,主供獅子吼文殊;北臺葉斗峯,主供無垢文殊;中臺翠岩峯,主供孺童文殊。

五臺代表了文殊菩薩之五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法界體性智,也代表了唐密金剛界之五方佛:東方阿閦佛、南方寶生佛、西方阿彌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毘盧遮那佛。

一、五臺山文殊信仰之歷史

《佛說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授記:“爾時世尊復告金剛密跡主菩薩言。我滅度後於此贍部洲東北方。有國名大振那。其國中有山號曰五頂。文殊師利童子遊行居住。爲諸衆生於中說法。及有無量諸天龍神夜叉羅刹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圍繞供養恭敬。”

《華嚴經·菩薩住處品》云:“東北方有處。名清涼山。從昔以來。諸菩薩衆。於中止住。現有菩薩。名文殊師利。與其眷屬。諸菩薩衆。一萬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說法。”

《大唐神州感通錄》云:“代州東南,有五臺山者,古稱神仙之宅也。山方五百里,勢極崇峻。上有五臺,其頂不生草木。松柏茂林,森於谷底。其山極寒,南號清涼山,山下有清涼府。經中明說,文殊將五百仙人住清涼雪山,即斯地也。所以,古來求道之士,多遊此山。靈蹤遺窟,奄然在目,不徒設也。”

據明代釋鎮澄著《清涼山誌》卷四載《五髻仙人傳》云:“漢明以前,聲教未至,臺山聖境,聞者尚希,況造者乎。當是時,五百里內,林木茂密,虎豹縱橫,五峯無路,人跡罕通。其川原之處,皆黃冠所居。每望五峯之間,祥光煥發,神燈夜流,皆以爲神人之都。自古相傳,有仙人者,髪結五髻,衣掛三銖。或獨一無侶,或羣兒相逐,遊行五頂間,望之儼然,近之則失。或出或入,人莫追尋。或云周時即在此山,或云莫窮其始。後來人跡漸繁,其出漸少。當時黃冠,目爲素衣仙。及騰蘭開山後,遂不復現。三晉異記云。無恤登常山,西瞻紫雲之瑞,疑雁代間有王氣。因獵於五臺之阿,倏爾雲淡若水,見神人焉。衣素,容若金,儼若熙若。占之,蔬祭吉,遂罷獵而返。後寶藏經至,乃知五髻童子,文殊化身也。”

五臺山聖地之地位於佛教中僅次於印度菩提伽耶金剛座,自古以來就是世界各地諸多高僧嚮往之聖地,印度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佛陀波利等皆朝聖五臺山。

永平十一年,天竺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從洛陽來到五臺山(當時叫清涼山)。以天眼神通觀之,即知此山乃文殊菩薩演教及居住之地,兼有阿育王所置佛舍利塔,並在大塔左側,有釋迦牟尼佛所遺足跡。又營坊村這座山山勢奇偉,氣象非凡,與印度靈鷲山相似,故二人決定在此建寺。寺院落成命名爲靈鷲寺,由當時的漢明帝劉莊加“大孚”兩字,全名即大孚靈鷲寺(今顯通寺前身)。從那時起,五臺山開始成爲中國佛教的中心,五臺山的大孚靈鷲寺與洛陽白馬寺同爲中國最早的寺院。

佛陀波利,梵名Buddha -pa^la ,意譯覺護,唐代譯經家,北印度罽賓國人。聞文殊菩薩在清涼山,於唐高宗儀鳳元年(676年)朝禮五臺山,遇文殊所化之神異老翁,點化其重返印度,取梵本《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復來京師。先由唐高宗敕令日照及杜行顗譯之,譯成之後,置於宮中;後由佛陀波利持梵本往五臺山西明寺,與精通梵語之僧順貞共譯爲《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此譯本流通甚廣,經中所載之佛頂尊勝陀羅尼,自古靈驗甚多,爲古來密教行者朝夕勤行、超度亡靈所必誦者。到唐代宗時代,更敕令全國僧尼每日誦《佛頂尊勝陀羅尼經》21遍,以爲國消災祈福。

二、五臺山文殊信仰與密教之關係

1.印度密教與五臺山文殊信仰之關係

據大興善寺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所譯《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中記載,文殊是毘盧遮那如來之師、金剛界五方如來之師,亦是釋迦牟尼佛之師,授予甚深密法,故爲一切密法之源。

《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云:“是時毘盧遮那如來。則告牟尼世尊及千釋迦千百億化釋迦言。吾從往昔修持金剛秘密菩提法教者。是大聖曼殊室利菩薩摩訶薩是吾先師。”說明文殊乃是毘盧遮那如來傳授密法之師。

經中又云:“又大士曼殊室利言語五仁者。佛說我心無主身亦無我。名曰摩訶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爲身心性具足一切法。亦等同於如來智身法身。何以故身如性相同體無別。常住首楞嚴三昧性三摩地。性淨清澈。是故如來說善男子亦復如是。如汝五仁大丈夫便立其名號者。則得隨名解說於意云何。一者大丈夫名曰毘盧遮那。身心清淨性智菩提得圓滿是。二者大丈夫名曰阿閦。身心無動性亦無相。大圓鏡智菩提圓通是。三者大丈夫名曰寶生。身心平等性智菩提一靜一性是。四者大丈夫名曰觀自在王。身心清淨妙觀察智。聖慧通達金剛菩提是。五者大丈夫。名曰不空成就。身心智量性等虛空形同法界。聖性聖慧成所作智。自在神通悉地成就一切菩提解脫是。爾時如來說言。如五仁大丈夫智性。須假大士曼殊室利菩薩金剛般若慧爲身心主。成就一切法聖智性。能與五仁大丈夫身心成熟。慧性圓明法滿成就。乃能證得無上正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曼殊室利大士菩薩。能成熟五仁大丈夫。五智金剛般若波羅蜜多。同一切諸佛五智性金剛菩提故。”說明文殊乃是金剛界五方如來傳授密法之師。

經中又云:“是時釋迦牟尼如來言。吾於過去無量劫來。修行如是瑜伽聖智諸佛金剛三摩地法秘密菩提甚深三密如來法教。爾時世尊於祇園精舍。向大道場衆會之中。告諸菩薩摩訶薩衆。及諸聲聞大梵天王。並諸天梵衆龍神八部。四衆弟子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吾從往昔於毘盧遮那世尊。聽受瑜伽秘密金剛菩提三密三摩地法聖性之教。曼殊室利導引於吾及諸菩薩爲於上首。令成佛道得阿耨菩提。是故世尊釋迦如來。告示一切菩薩一切諸天大梵王等。一切天龍八部諸神鬼衆。一切聲聞四部弟子衆。釋迦牟尼言。吾從因地往昔以前。向於曼殊室利菩薩初發菩提之心修行三摩地金剛菩提三密之行。今得成佛號爲釋迦牟尼如來。如是大會諸大菩薩衆一切梵王諸天梵釋等龍王八部四衆人等。同共啟請曼殊室利菩薩。與汝大衆爲師上首。當引大衆總皆成佛。吾於當來末世之時。亦助曼殊廣化羣品。”說明文殊亦是釋迦牟尼佛傳授密法之師。

2.漢傳密教與五臺山文殊信仰之關係

漢傳密教之三大祖師——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和不空三藏,在唐代翻譯並盛傳密教。密宗認爲文殊是密宗傳法的源流,有許多密教真言乃文殊所傳。不空三藏說:“且文殊聖者即諸佛祖師。大悲弘願不取正覺。大乘引導利樂無期。”[1]又說:“大聖文殊師利菩薩。大乘密教皆因流演。”[2]可見密法的流傳與文殊菩薩的關係甚爲密切。文殊信仰貫穿唐代密宗發展與興盛的全過程,對唐密的弘傳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唐密祖師開元三大士的生平也都與文殊菩薩淵源深厚。善無畏是唐密胎藏界教法的祖師。他在遊歷大唐西境時,夜有神人告知:“此東非弟子界也。文殊師利。保護中州。”[3]意爲:大唐是文殊菩薩的教化之地。胎藏界教法的根本經典《大日經》是善無畏翻譯的,他的弟子一行禪師在《大日經疏》卷五中講到了文殊五使者:

文殊五使者。一名髻設尼。二名優波髻設尼。三名質多羅。四名地慧。五名請召。於妙吉祥左右次第列之。蓋各持文殊一智也。髻設尼是髪端嚴義。鄔波是其亞者。文殊以五髻征表五智。故此使者。亦以美髮爲名。質多羅是雜色義。其五使者下。各作一奉教者。皆跪向使者。如承受音告之形。悉是文殊三昧。[4]

據《大毘盧遮那經供養次第法疏》記載,唐代密宗胎藏儀軌的典範《大日經次第供養法》是善無畏在乾陀羅國金粟王塔邊爲國王祈請供養方法時,文殊菩薩親自顯靈賜授的。其文曰:

“此供養法忽現空中。金字炳燃。和上一遍略讀分明記著。仰空云。誰所造也。云我所造也。云誰我也。云我是文殊師利也。即喚書人遂便寫取。即與其王一本。自寫一本隨行將行流通四方也。”[5]

後來的胎藏儀軌都模仿《大日經次第供養法》而造。

金剛智來華弘傳的是唐密金剛界的教法。據《金剛智行記》記載,是觀音菩薩指點他來中國禮謁文殊師利菩薩。其文曰:國南近海有觀自在菩薩寺。門側有尼枸陀樹。先已枯悴。和上七日斷食行道。樹再滋茂。菩薩應現而作是言。汝之所學今已成就。可往師子國瞻禮佛牙。登楞伽山禮拜佛跡。回來可往中國禮謁文殊師利菩薩。彼國於汝有緣。宜往傳教濟度羣生。聞是語已不勝忻慰。[6]

金剛智篤信文殊,這從他翻譯文殊類經典中亦能了知。其中有唐密金剛界教法的根本經典《金剛頂經》中的《金剛頂曼殊室利菩薩五字心陀羅尼品》;另外還有《宗叡錄》中所記的《文殊瑜伽五字念誦經》一卷,《金剛頂曼殊室利五字心陀羅尼品》一卷;《宗叡外錄》中還記有《文殊師利耶曼德迦咒法》一卷等。這都說明文殊信仰與這位密宗大師關係密切。

而不空三藏則是推動文殊信仰弘傳功勞最大的一位密宗祖師。他是南天竺獅子國人(今斯里蘭卡),自幼入唐,15歲時落髮爲僧,法名智藏,拜金剛智爲師,學修梵文經典。20歲受具足戒,參與譯場,傳五部密法,開始弘傳文殊信仰。

不空十分注重文殊信仰的弘揚,自己也長年誦文殊願,亦有文殊顯現的感應,《大唐故大德贈司空大辨正廣智不空三藏行狀》中云:“討習聲論十二年功六月而畢。誦文殊願。一載之限。再夕而終……”“入曼荼羅。對本尊像。金剛三密。以加持。念誦經行。未踰旬日。文殊師利現身。”

不空精通華語文化,與鳩摩羅什、真諦、玄奘,並稱爲中國佛教之“四大譯師”。據圓照《貞元新貞釋教錄》記載,不空三藏所譯顯密經典共110部,143卷,其中大部分爲密教經典,爲漢傳密教的建立和弘揚作出了巨大貢獻。其中,他翻譯了大量文殊類的典籍。

《大正藏》中,直接以文殊冠名的經典有73部,唐代譯出的有35部。其中,不空翻譯14部,26卷。顯教類3部,5卷;密教類11部,21卷,爲唐代翻譯文殊類經典最多之人。

不空翻譯文殊類經典,顯教類爲:《佛說大方廣曼殊室利經》一卷、《大聖文殊師利菩薩佛刹功德莊嚴經》三卷、《文殊問經字母品第十四》一卷。密教類爲:《曼殊室利童子菩薩五字瑜伽法》一卷、《文殊師利菩薩根本大教王經金翅鳥王品》一卷、《文殊師利菩薩及諸仙所說吉凶時日善惡宿曜經》二卷、《大聖文殊師利菩薩贊佛法身禮》一卷、《聖閻曼德迦威怒王立成大神驗念誦法》一卷、《八大菩薩曼荼羅經》一卷、《金剛頂經瑜伽文殊師利菩薩法》一卷、《金剛頂超勝三界經說文殊五字真言勝相》一卷、《五字陀羅尼經頌》一卷、《金剛頂經瑜伽文殊師利菩薩供養儀軌》一卷、《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十卷。

文殊般若智慧是密宗思想之核心,文殊諸尊的本尊修法也是密宗之重要修法。

金剛智和不空所譯的《金剛頂經》,是密宗金剛界所依根本經典,文殊法在其中佔有重要地位。不空三藏尤其重視五髻文殊法的傳譯。五髻文殊法,也稱五字文殊法,是以五髻文殊爲本尊,念誦“阿、羅、波、左、那”五字真言,以求聰明智慧之法。此文殊形像身呈黃色,頂結五髻,以表如來五智。在《金剛頂經》《大日經》中,圓滿五智象徵五佛,而五佛分住五方,在胎藏界住蓮花中臺八葉院,在金剛界住須彌山頂五峯寶樓閣。

不空三藏翻譯文殊經典,傳譯五髻文殊法,對五臺山文殊信仰之傳播,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不空深知五臺山是《華嚴經》和《佛說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中所說的文殊化現之地,所以,他就把五臺山作爲密宗之主要道場。

永泰二年(766年),不空三藏上書朝廷在五臺山祈建金閣寺獲准。由弟子含光主持修建,天竺那爛陀寺純陀等設計,將該寺建成一座三層九間的大閣,鑄銅爲瓦,瓦上塗金,故名金閣寺。

金閣寺第一層供奉的是騎著青毛獅子的金色文殊像,第二層供奉的是金剛瑜伽王像,第三層供奉的是頂輪王瑜伽會五佛金像,牆上畫的是曼荼羅。此是五臺山第一座密宗道場。後又修玉花寺和六處普通供養舍等。不幾年,經過金閣寺住持含光和玉花寺住持行滿等師徒的開壇灌頂,弘法佈道,利益了廣大衆生,也培養出了不少密宗高僧。

漢傳密宗在唐代達到極盛,不空三藏功不可沒。他把弘法與護國結合起來,充分發揮密教之護國思想,不論是建壇作法,還是譯經傳教,一切佛教活動大多以護國安民爲中心。在金閣寺等各寺院派僧人爲國家常轉《仁王護國經》《密嚴經》《法華經》等護國三經,旨在“上資邦國,息滅災厄”。因而,不空三藏在玄、肅、代三朝被尊爲“國師”。

爲擴大五臺山文殊信仰的影響,在大曆二年(767年),不空三藏派弟子含光在五臺山清涼寺造大聖文殊閣。大曆四年(769年),從五臺山諸寺開始,在天下寺院的食堂中於賓頭盧上首安置文殊爲上座,普賢、觀音居於文殊之後。如此,文殊菩薩就居於中國佛教四大菩薩之首。

不空三藏是唐密祖師,亦是五臺山密宗之開創者。他借助唐王朝支持,使五臺山文殊信仰得到大力弘揚。不空三藏圓寂後,其弟子秉承遺志,繼續在五臺山弘揚文殊信仰,並將之傳揚到四川、廣州、雲南等地。

可以說,不空三藏及其弟子對於五臺山文殊信仰之興盛和弘揚功垂青史,也將唐密推向了鼎盛。從唐密開元三大士,尤其是不空三藏一生弘法功業來看,五臺山文殊信仰與漢傳密教之發展密切相關,五臺山曾是文殊菩薩、歷代祖師培育的唐密生長壯大的沃土。

3.藏傳密教與五臺山文殊信仰之關係

藏傳佛教認爲五臺山爲文殊菩薩常住之聖地,漢地衆生是文殊菩薩之所化。故藏傳佛教中極爲重視聖地五臺山。

五臺山與大圓滿法脈有甚深淵源。大圓滿傳承祖師西日桑哈(漢族,又音譯爲室利僧哈、師利僧哈,意爲吉祥獅子)、蓮花生大師、布瑪莫紮等皆曾在五臺山修行弘法。

《普賢上師言教》講到大圓滿阿底約嘎在人間之起源傳承,由密主金剛手傳嘎繞多吉,嘎繞多吉傳蔣華西寧,蔣華西寧傳西日桑哈,西日桑哈尊者有智者嘉納思紮、大班智達布瑪莫紮、蓮師、大譯師貝諾紮納四位心子。西日桑哈尊者成就之後長住五臺山直至示寂,他的法子們求法、修道、依止上師的很多事蹟,皆發生於五臺山。因爲此一段過往,五臺山與大圓滿法之延續、發揚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

西元八世紀時,布瑪莫紮尊者(無垢友祖師)應藏王赤松德贊邀請在西藏弘法十三年。之後來到五臺山,於賢劫千佛的教法隱沒之前,他將一直以虹光身住在五臺山,每隔一百年化身去西藏一次,在佛法衰微之際維繫和弘揚大圓滿法門。若信眼清淨者,便可在五臺山親見無垢友祖師。

據智慧海王(益西措嘉)所著《蓮花生傳》載,蓮師從吉祥師子學大圓滿法後,曾到中國五臺山學習天文曆數。他的上師佛吉祥智也曾立志朝禮五臺。

薩迦派教主八思巴對五臺山情有獨鍾,因薩迦派特別尊奉文殊菩薩,而五臺山又是文殊菩薩之道場。出於對文殊菩薩之傾慕,也爲了給忽必烈祈福消災,於西元 1257年八思巴親往五臺山朝禮文殊聖容,並用千金鑄爲佛像奉祀於五臺山。八思巴在五臺山住了將近一年,在五臺山期間,不僅在佛學造詣上大有長進,而且還創作了讚頌文殊菩薩及五臺山的美妙佳文。

格魯派章嘉國師曾在五臺山靜修,他說:“法王宗喀巴大師的傳記中說:‘宗喀巴大師轉生在五臺山以班智達的形象出現,上午對許多學經弟子說法,下午對許多持金剛師講說密法。’所以宗喀巴大師的戲樂化身一定住在五臺山這裡。”土官活佛問章嘉國師,宗喀巴大師住在五臺山的何處。他說:“宗喀巴大師在此並無一定的住處,但是現在大約住在叫慶寧寺的和尚廟中。”由這些談話看來,章嘉國師不僅在夢中見過宗喀巴大師的化現身,而且一定親眼見到過宗喀巴大師。

當代寧瑪派大德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也蒞臨朝禮過五臺山。法王如意寶朝拜五臺山,與大圓滿法日後的廣弘密切相關。他之前在定境中見到文殊菩薩和布瑪莫紮尊者共同來迎請,這其中亦自有深意。

《晉美彭措法王傳》中記載,1987年,法王率領一萬餘僧俗朝禮五臺山。大白塔數度放光,於善財洞親見文殊菩薩,當下於心中顯現了《上師親見文殊之金剛歌》。舍利塔前,法王領萬余僧俗至誠同發普賢行願,文殊菩薩在空中顯現身像。同時空中現出各種咒語、各色光圈、彩色祥雲等瑞相,大衆親眼目睹了這些奇景。

法王帶領衆弟子在五臺山住錫一百多天,爲漢藏四衆弟子傳授了《七寶藏》等諸多顯密深法。並且爲了利益將來的衆生,將許多伏藏品交付與護法神以種種方式隱藏於此聖地,待未來時機成熟有緣者來開取,那時將饒益無邊漢地衆生。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還在五臺山建造了幾百尊佛像,其中供奉在菩薩頂祖師殿中央的一尊蓮師像,法王尤其重視。這尊蓮師像的心口放了一尊小小的伏藏品蓮師——此像由華智仁波切和麥彭仁波切親自加持過,具有不可思議的加持力。列繞朗巴大師取出這尊蓮師像時,佛像開口說:“我與蓮師無二無別。”法王如意寶親口預言:“如果我們能在菩薩頂塑一尊莊嚴的蓮師像,同時在其他寺院也塑許多蓮師像,以後無上密法就會在漢地廣弘,並進而在全世界廣弘,無量衆生將得到解脫。”

4.日本、韓國與五臺山文殊信仰的關係

文殊信仰向日本的傳播

西元七世紀初至九世紀末約兩個半世紀裡,日本先後向唐朝派出十幾次遣唐使團,向大唐學習求取內外經教及傳戒。在這個過程中,唐密教法、文殊信仰等殊勝法流及漢唐文化大量傳入日本。以傳教大師最澄、弘法大師空海等日本留學僧爲代表的“入唐八家”不畏艱難險阻,取得真經回國,把唐密的法流傳到日本,後在日本漸漸發展爲天台密教和真言密教兩大流派,一千兩百餘年以來,傳承不絕,興盛不衰。而五臺山作爲當時密教、天台宗的教學中學,成爲日本各宗入唐留學僧朝拜、巡禮的首選聖地,五臺山文殊信仰也在日本普遍流傳。

從歷史上來看,日本與文殊菩薩亦有甚深因緣。日本佛教徒入唐時曾流播關於聖德太子爲中國南嶽慧思和尚托生轉世的故事。南天竺僧菩提仙拿入日傳戒謁見日本天皇時,也說了赴日前朝禮五臺山的經歷:(菩提)遙聞支那五臺山文殊師利靈應,發本朝,駕小舟入唐,即等五臺山,山中逢一老翁,問曰:“法師何之?”提曰:“山頂拜文殊。”翁曰:“文殊不在也,現托生日本國。”語已翁不見。提乃赴本朝。[7] 這個故事暗示了日本天皇就是五臺山文殊菩薩的化身。於是,爲了尋日本佛教血脈之根,引進文殊信仰,日本“白璧天皇二十四年,遣二僧靈仙、行賀入唐,禮五臺山學佛法”。 [8]編於西元810—823年的《日本靈異記》,也記述了“中國五臺山文殊菩薩即日本國奈良時代僧人行基”的佛教傳說。另有記載,靈仙與空海、最澄同時入唐,由憲宗皇帝賜予三藏稱號,靈仙是入唐求法的日本僧人中最爲傑出的人物之一,但遺憾的是過早圓寂於五臺山南臺靈境寺,未能達成求法回國的願望。

天台宗繼傳教大師最澄之後,慈覺大師圓仁亦入唐十年,著有《入唐求法巡禮行記》,用日記體的形式詳細記錄了瞻禮五臺山文殊菩薩的見聞,還著有《入唐新求聖教目錄》,其中文殊類經典最多,以不空譯籍爲主,共十五部。圓仁還把《清涼山略傳》在開成四年(839年)帶回日本。之後還有圓覺、慧萼、慧雲、宗叡等入唐僧都曾追隨靈仙足跡,朝禮五臺,學修文殊信仰。

到宋代,前往五臺山瞻仰文殊聖跡的有奝然、寂昭、成尋、戒覺等。奝然帶回日本宋太宗所賜《開寶敕版大藏經》481函5048卷、新譯經典41卷,回國後還向朝廷奏請在京都嵯峨愛宕山模仿五臺山建造了五臺山清涼寺。成尋著有《參天台五臺山記》。

到五臺山求法的日本僧人,還有寬建、寬補、超會、寬延、澄覺等。他們把五臺山文殊信仰帶回日本,使文殊信仰在日本生根、開花、結果。

日本有許多模仿五臺山修建的寺院,如:茲賀縣比叡山延曆寺文殊樓、京都市嵯峨五臺山清涼寺、京都府九世戶天橋山智恩寺、高知縣五臺山金色院竹林寺等。

在日本國內有許多保存完好的“五臺山文殊”佛像,呈現著當年“五臺山文殊”造像盛行之歷史。而“入唐八家”迎請珍藏於日本之文殊類經典儀軌多達80多部,在真言宗醍醐派經軌論疏秘記口訣之匯總《醍醐乳味鈔》二十五卷中文殊法也多達40多個。

文殊信仰向韓朝的傳播

韓朝的佛教,也是由我國傳入的。從《廣清涼傳》的記載來看,千缽文殊在宋之前就傳到了韓朝,密宗的影響也滲透到各個宗派中。

五臺山文殊信仰在韓朝廣爲流傳,來五臺山朝拜求學的韓朝留學僧歷史上也有很多,他們回國後大力弘揚文殊信仰,還仿效中國五臺山,把本國的白頭山大根脈也叫做五臺山。

到中國五臺山巡禮求法的著名韓朝僧人有:慧超、行寂、崇濟、郎智等。其中,慧超還成爲不空三藏“六哲”弟子之一。

三、五臺山文殊信仰的多元與包容

五臺山爲漢藏佛教交融之處,是中國惟一一個青廟、黃廟交相輝映的佛教道場,漢、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諧共處。

五臺山之佛教寺院按傳承不同,分爲青廟和黃廟。青廟爲漢傳佛教寺院,僧侶大都爲漢族,一般穿青灰色僧衣,稱青衣僧;黃廟屬於藏傳佛教。五臺山藏傳佛教均屬宗喀巴大師創立的格魯派,信教喇嘛均穿黃衣,戴黃帽,稱黃衣僧。明永樂年間,五臺山始有青廟改成黃廟。清康熙時,敕令將羅睺寺、壽寧寺、三泉寺、玉花池、七佛寺、金剛窟、善財洞、普庵寺、臺麓寺、湧泉寺等10寺改爲黃廟。於是,青衣僧改爲黃衣僧,漢喇嘛由此產生。五臺山有黃廟8處,即菩薩頂、羅睺寺、廣仁寺、萬佛閣、鎮海寺、廣化寺、觀音洞、上善財洞。

關於漢藏密教之融合,第十五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有一則預言授記:

噶舉派嘉察仁波切說,在第十五世大寶法王之時,曾有一不丹弟子送第十五世大寶法王一個日本的象牙雕刻,上刻佛陀成道故事。當時大寶法王看到這個象牙,聽說有日本這麼一個島國,佛法非常興盛,他當時非常驚訝,在這麼遙遠的一個地方佛法居然這麼昌隆,因此他非常高興,花了三天的時間修法誦經回向發願。他授記說,在未來,如果日密(唐密傳承)與藏密結合之時,世界上的佛教將會融合與興盛。

結語

唐密是中國唐代漢傳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自印度傳入大唐,在中華佛教史上曾寫下輝煌的篇章,尤其是對國家的內外安定、民生安樂曾起到重要的作用。唐密也流傳到了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千百年來慈悲護佑了各國人民。

尤其在五濁末世,准提法、藥師法等佛陀特別爲末法時代而傳授的殊勝教法是利益衆生最好的甘露妙藥,而密宗教法中最殊勝的即身成就之捷徑道,是救度衆生解脫成佛之光明聖道。唐密重興乃衆生渴仰之福祉,實爲三寶子弟理應肩荷之使命!

雖然,千百年來因歷史原因,唐密教法在中華大地法流衰微,但並沒有完全失傳,更沒有滅絕。在今天漢傳的寺廟裡,早課之首楞嚴咒、大悲咒、十小咒,晚課之蒙山施食,還有瑜伽焰口等都是真言密教的殊勝法要,許多唐密修法如穢跡金剛法、准提法等都傳承了下來。

近百年來致力於唐密回傳的仁人志士一直在作不懈的努力,念念不忘唐密法乳之恩的日本真言密教、天台密教諸高僧大德們也以手捧法流之姿真誠回應著當今華人佛子東渡求法的赤誠之心。唐密回傳之內外因緣正在成熟。

當前,與唐密傳承密切相關之漢傳密教、日本密教(東密、台密)與藏傳密教皆呈欣欣向榮之勢,故知唐密之重興在望。

五臺山堪稱佛教之第二聖地,其地位僅次於印度菩提金剛座。從開元三大士與五臺山文殊信仰的密切關係可以看出,五臺山有曾經孕育滋養漢傳密教達致鼎盛的歷史淵源,五臺山文殊信仰作爲漢傳密教的重要法流也隨著唐密的東渡,在日、韓等國弘揚不衰。五臺山文殊信仰對密教的弘揚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歷史締造的多元、融合與包容的佛教環境,更使得五臺山具備了唐密重興的殊勝因緣。願密教的融合與昌隆使正法久住,廣利衆生,並祈願唐密以五臺山文殊道場爲殊勝緣起,在中華大地弘揚重興。

以上淺見,抛磚引玉,懇請各位高僧大德, 一起努力,以開放的心胸互相交流、學習,促使佛法的復興,利益一切衆生!

參考文獻:

[1](唐)圓照,《代宗朝贈司空大辨正廣智三藏和上表制集》卷三,《大正藏》第52冊,第841頁下

[2](唐)圓照,《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第十六,《大正藏》第55卷·第887頁下

[3](唐)李華撰,《玄宗朝翻經三藏善無畏增鴻臚卿行狀》,《大正藏》第50卷,第291頁上

[4](唐)一行,《大毘盧遮那成佛經疏》,《大正藏》第39冊,第635頁中

[5]《大正藏》第39冊,第790頁中

[6](唐)呂向,《金剛智行記》,《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大正藏》第55冊,第875頁中

[7] 虎關師錬,元亨釋書(新訂增補國史大系):第31卷【M】。東京:吉川弘文館.平成十二年(2000)

[8] 脫脫,等,宋史·日本傳【M】。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