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生活

daily-practice

首頁 / 佛化生活/藏傳佛教的包容性
藏傳佛教的包容性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演講 演講者 索達吉堪布 〖 2013年4月19日晚上〗 今天能在哥倫比亞大學,與來自各國的教授、學生以及長期研究、關注藏文化與藏傳佛教的...

2018.02.04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演講

演講者 索達吉堪布

〖 2013年4月19日晚上〗

今天能在哥倫比亞大學,與來自各國的教授、學生以及長期研究、關注藏文化與藏傳佛教的學者們一起,就藏傳佛教的利美思想進行探討,我感到很高興。

雖然我20年前來過紐約,但來哥倫比亞大學還是第一次。這次和這裡的教授一起,參觀了校園,當然還有圖書館。看到很多國家和民族的教授、學生們能在這麼好的環境裡自由、精勤地工作和學習,我感到由衷的高興。這裡畢業的學生中,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數高達98位,僅僅這一點,就顯示出該校的無與倫比。我認爲,能和大家一起共同學習,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也十分珍惜。

言歸正傳,今天要講的是“藏傳佛教的利美思想”。所謂“利美”,是藏語發音,翻譯過來是無偏墮之意。哪方面無偏墮呢?首先,藏傳佛教各教派之間無有偏墮;其次,藏傳佛教與其他佛教宗派之間無有偏墮;其三,藏傳佛教與任何宗教之間均無有偏墮。下面就以上三點,與大家進行交流。

藏傳佛教各教派之間無有偏墮

藏傳佛教有很多教派及分支——寧瑪、薩迦、噶舉、格魯、覺囊等。

大概在19世紀末,由寧瑪派的蔣揚欽則旺波、薩迦派的蔣揚洛德旺波、噶舉派的蔣貢康楚、格魯派的美亞•更松秋紮等人爲首的很多藏地智者宣導,發起了利美運動,並得到各大教派的廣泛回應。雖然各派都有各自的見解,但大家一致認爲,弘揚利美思想很重要。雖然各個教派的上師顯現不同,但大多是同一本體的不同化身。

比如,大智者班禪羅桑曲嘉(第四世班禪大師)曾說過:“大智成就蓮花生,化身具德燃燈尊(阿底峽),又化樂桑紮巴華(宗喀巴),我無其餘皈依境。”首先是前譯寧瑪派的創始人蓮花生大士;然後在後弘時期,藏傳佛教又由無等阿底峽尊者重新弘揚光大;之後,再由宗喀巴大師將其廣弘於十方。顯現上是三位不同的上師,實際上是一個本體。其他很多智者也認爲,藏地衆多教派的上師們,都是一個本體的不同化現。這樣承許是有理由的,此處因時間關係,暫不詳述。

此外,不同教派所闡述的佛法,究竟密意也沒有差別。比如,若仔細去瞭解寧瑪派的《大圓滿心性休息》,格魯派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噶舉派的《解脫莊嚴寶論》,薩迦派的《三顯三續引導文》,以及覺囊派的《山法了義海論》等論典,就會發現,各派的佛法雖然顯現上有差別,但究竟密意別無二致。我經過多年的學習,對此已生起很深的定解。

你們當中有學習寧瑪派的,也有學習其他教派的,希望大家不要互相排斥。佛弟子之間的互相排斥、詆毀和攻擊,不但會給佛教帶來危害,也會成爲自己修行的障礙。我們應該對所有教派觀清淨心,對佛陀無垢的密意生起信解,這種認識是不可缺少的。

雖然在有些人群中,各教派還有另一種名字——寧瑪派是紅教,格魯派是黃教,薩迦派是花教,噶舉派是白教,等等,但這與其本身的特色毫不相關。

以前華智仁波切到一個寺院,有個喇嘛問他:“你是什麼教的?”他回答:“佛教。”喇嘛生氣了:“我問的不是這個,問你是戴黃帽子的還是紅帽子的(意思是黃教還是紅教)?”華智仁波切心平氣和地從懷裡掏出一頂破爛的灰色羊皮帽,說道:“我沒有紅、黃帽子,只有這頂灰帽子。”他含蓄地表示,自己不偏墮於任何教派。

在佛教興盛的藏地,大德們一致認爲,利美思想非常重要。宗喀巴大師曾講:“通達一切聖教無違殊勝,一切聖言現爲教授殊勝,易於獲得勝者密意殊勝,極大惡行自趣消滅殊勝。”這是非常甚深的竅訣。

當然,研究藏傳佛教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僅停留在研究上。藏傳佛教有很多實修竅訣,只有將實修和研究相結合,才能證悟萬法實相。單純的研究,根本無法趣入佛法的甚深見解,也無法對其中的甚深密意、殊勝行爲生起信解。

如今,歐美有許多人藏語學得很好,修學藏傳佛教的人也很多。作爲一個修學藏傳佛教的人,我對此感到非常高興。學習藏傳佛教這麼多年,我雖然不是大智者,但確實受益匪淺。我也真誠地希望你們能同樣受益。現代生活很複雜,藏傳佛教的傳承和加持,一定能給你們帶來巨大的利益。

藏傳佛教與其他佛教宗派之間無有偏墮

佛教起源於印度,傳到藏地、漢地和其他地區後,佛經分別被譯成不同文字。其中,被翻譯成藏語的,稱爲藏傳佛教,流傳於藏地以及蒙古等地區;翻譯爲漢語的另一系,則傳到漢地和日本、韓國等地,成爲北傳佛教的傳承;依據巴厘文原典傳承下來的支系,則成爲南傳佛教,廣泛流傳於泰國、緬甸等很多國家。

無論學南傳佛教、北傳佛教還是藏傳佛教,我們都應保持不偏不倚的態度。近代很多高僧大德,對此相當重視,一直著力弘揚利美精神。我們作爲後學者,應該繼承。當然,口是心非是不行的。只是口頭上說不偏墮,實際行爲卻並非如此——宗派之間互相排斥,寺院之間互相詆譭,這不太合理。

在我來自的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法王如意寶一直提倡宗派和合。早在十幾年前,就在學院的壇城,設立了以南傳、北傳、藏傳三大傳承爲主的十多個經堂。南傳佛教的經堂裡,供奉了小乘佛像與聲聞阿羅漢的塑像。北傳佛教的經堂裡,供奉了濟公和尚、彌勒佛等塑像。藏傳佛教的經堂裡,供奉了八大教派的祖師像。雖然關於苯教有很多爭議,但壇城也供奉了苯教祖師辛繞米沃的塑像。佛學院的利美思想,不是停留在口頭上,而是實實在在地設立了經堂,供大家供奉、轉繞、禮拜,而且,不同宗派的論典,都在平等傳授。我認爲,這就是真正的利美精神。

關於佛教,正如佛陀在經中所說:“諸惡莫作,衆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所以,只要是佛陀的教法,就會讓人斷除一切惡行,行持所有善法,調伏自心令其清淨。佛教既是宗教,也是教育,它的任何教法都能利益衆生。《四十二章經》中以蜂蜜比喻佛法中邊皆甜,《賢愚經》則以水來比喻佛法是任何人都需要的。有些人認爲,佛法是少部分人的信仰。這是很狹隘的想法。

雖然三大傳承各有不共的特點——漢傳佛教提倡吃素,要求佛教徒對衆生有慈悲心;南傳佛教以出離心爲基礎守持清淨戒律;藏傳佛教則是講辯著,但所有這些都對衆生有利。我常將佛法比喻成藥,西方的藥、東方的藥、藏地的藥、印度的藥等等,藥雖不同,但對身體都有治療作用,同樣,不同傳承的佛法,也可以治療不同衆生內心的疾病。

所以,佛教的利美思想,非常合理,值得大家認真思考。

藏傳佛教與任何宗教之間均無有偏墮

如果堅持利美精神,藏傳佛教與其他宗教之間,也可以此而圓融。

如今,基督教、天主教在西方很興盛,而有些國家則伊斯蘭教或印度教很興盛,有些國家佛教很興盛。無論如何,正信的宗教都能利益人心。

像美國,是一個有信仰的國家,大部分人信仰上帝,無論國家總統還是平民百姓,都非常虔誠。這一點,我很讚歎。

對於佛教以外的其他宗教,藏傳佛教絕不允許排斥。密宗十四條根本誓言中的第六條就規定:不得誹謗他宗,否則違犯密乘根本戒。

各宗教之間互相團結,是非常重要的。在我看來,每個宗教都有優點。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會缺乏約束,所作所爲毫無顧忌,甚至認爲造惡理所當然。有信仰的人則與之不同,無論信仰什麼,大多會心存敬畏,並趨向善法,自覺約束自己的言行。

在21世紀的今天,所有宗教都應提倡利美,各宗教的領袖學者一定要互相學習、借鑒,對其他宗教的聖地、廟宇、供奉的主尊以及教典也要有所瞭解。如此,在借鑒別人的過程中,還能提升、充實自己。

藏傳佛教甚至認爲,對沒有信仰的人,也應以利美精神和平共處,不能強迫他們信仰你的宗教。依照佛陀的觀點,一切衆生都有如來藏,未來皆可成佛。因此,不僅僅是佛教徒,任何衆生將來都有學習佛法的機緣。

若想利益這些衆生,必須依靠慈悲心。慈悲心不能以宗教來分,錯誤地定義爲佛教的慈悲、基督教的慈悲等,這樣太狹隘。只有不分宗教的慈悲心,才能利益所有衆生。如果能將這種慈悲心的教育,與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體系相結合,那將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行爲。

人都有自私自利心,這點可以理解,但若只承認自己宗派的見解,未來的生存空間就會越來越小。所以,不管你信仰什麼,都應爲利益衆生而努力奮鬥,這也是佛教的根本教義。

最後,我要說的,在哈佛大學也說過,今天還要再說一次,那就是,無論學者、教授,還是學生,最重要的是要有利他心。如果沒有利他心,哪怕學富五車、技術超羣,也不可能真正利益自他。有了利他之心,又能在這樣充滿智慧的學校中學習,未來一定會廣泛地利益衆生。因此,努力將學習與利他心相結合,是我最大的希望。

今天來了很多我以前認識的教授、學生,這次演講的主辦方,以及很多熱愛藏文化,重視藏傳佛教的學者,都是放下了很多工作來到現場,在此感謝大家!紮西德勒!

註:此文乃大堪布索達吉仁波切授權刊登。
 

藏傳佛教的包容性

藏傳佛教的包容性

2018-02-03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演講

演講者 索達吉堪布

〖 2013年4月19日晚上〗

今天能在哥倫比亞大學,與來自各國的教授、學生以及長期研究、關注藏文化與藏傳佛教的學者們一起,就藏傳佛教的利美思想進行探討,我感到很高興。

雖然我20年前來過紐約,但來哥倫比亞大學還是第一次。這次和這裡的教授一起,參觀了校園,當然還有圖書館。看到很多國家和民族的教授、學生們能在這麼好的環境裡自由、精勤地工作和學習,我感到由衷的高興。這裡畢業的學生中,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數高達98位,僅僅這一點,就顯示出該校的無與倫比。我認爲,能和大家一起共同學習,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也十分珍惜。

言歸正傳,今天要講的是“藏傳佛教的利美思想”。所謂“利美”,是藏語發音,翻譯過來是無偏墮之意。哪方面無偏墮呢?首先,藏傳佛教各教派之間無有偏墮;其次,藏傳佛教與其他佛教宗派之間無有偏墮;其三,藏傳佛教與任何宗教之間均無有偏墮。下面就以上三點,與大家進行交流。

藏傳佛教各教派之間無有偏墮

藏傳佛教有很多教派及分支——寧瑪、薩迦、噶舉、格魯、覺囊等。

大概在19世紀末,由寧瑪派的蔣揚欽則旺波、薩迦派的蔣揚洛德旺波、噶舉派的蔣貢康楚、格魯派的美亞•更松秋紮等人爲首的很多藏地智者宣導,發起了利美運動,並得到各大教派的廣泛回應。雖然各派都有各自的見解,但大家一致認爲,弘揚利美思想很重要。雖然各個教派的上師顯現不同,但大多是同一本體的不同化身。

比如,大智者班禪羅桑曲嘉(第四世班禪大師)曾說過:“大智成就蓮花生,化身具德燃燈尊(阿底峽),又化樂桑紮巴華(宗喀巴),我無其餘皈依境。”首先是前譯寧瑪派的創始人蓮花生大士;然後在後弘時期,藏傳佛教又由無等阿底峽尊者重新弘揚光大;之後,再由宗喀巴大師將其廣弘於十方。顯現上是三位不同的上師,實際上是一個本體。其他很多智者也認爲,藏地衆多教派的上師們,都是一個本體的不同化現。這樣承許是有理由的,此處因時間關係,暫不詳述。

此外,不同教派所闡述的佛法,究竟密意也沒有差別。比如,若仔細去瞭解寧瑪派的《大圓滿心性休息》,格魯派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噶舉派的《解脫莊嚴寶論》,薩迦派的《三顯三續引導文》,以及覺囊派的《山法了義海論》等論典,就會發現,各派的佛法雖然顯現上有差別,但究竟密意別無二致。我經過多年的學習,對此已生起很深的定解。

你們當中有學習寧瑪派的,也有學習其他教派的,希望大家不要互相排斥。佛弟子之間的互相排斥、詆毀和攻擊,不但會給佛教帶來危害,也會成爲自己修行的障礙。我們應該對所有教派觀清淨心,對佛陀無垢的密意生起信解,這種認識是不可缺少的。

雖然在有些人群中,各教派還有另一種名字——寧瑪派是紅教,格魯派是黃教,薩迦派是花教,噶舉派是白教,等等,但這與其本身的特色毫不相關。

以前華智仁波切到一個寺院,有個喇嘛問他:“你是什麼教的?”他回答:“佛教。”喇嘛生氣了:“我問的不是這個,問你是戴黃帽子的還是紅帽子的(意思是黃教還是紅教)?”華智仁波切心平氣和地從懷裡掏出一頂破爛的灰色羊皮帽,說道:“我沒有紅、黃帽子,只有這頂灰帽子。”他含蓄地表示,自己不偏墮於任何教派。

在佛教興盛的藏地,大德們一致認爲,利美思想非常重要。宗喀巴大師曾講:“通達一切聖教無違殊勝,一切聖言現爲教授殊勝,易於獲得勝者密意殊勝,極大惡行自趣消滅殊勝。”這是非常甚深的竅訣。

當然,研究藏傳佛教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僅停留在研究上。藏傳佛教有很多實修竅訣,只有將實修和研究相結合,才能證悟萬法實相。單純的研究,根本無法趣入佛法的甚深見解,也無法對其中的甚深密意、殊勝行爲生起信解。

如今,歐美有許多人藏語學得很好,修學藏傳佛教的人也很多。作爲一個修學藏傳佛教的人,我對此感到非常高興。學習藏傳佛教這麼多年,我雖然不是大智者,但確實受益匪淺。我也真誠地希望你們能同樣受益。現代生活很複雜,藏傳佛教的傳承和加持,一定能給你們帶來巨大的利益。

藏傳佛教與其他佛教宗派之間無有偏墮

佛教起源於印度,傳到藏地、漢地和其他地區後,佛經分別被譯成不同文字。其中,被翻譯成藏語的,稱爲藏傳佛教,流傳於藏地以及蒙古等地區;翻譯爲漢語的另一系,則傳到漢地和日本、韓國等地,成爲北傳佛教的傳承;依據巴厘文原典傳承下來的支系,則成爲南傳佛教,廣泛流傳於泰國、緬甸等很多國家。

無論學南傳佛教、北傳佛教還是藏傳佛教,我們都應保持不偏不倚的態度。近代很多高僧大德,對此相當重視,一直著力弘揚利美精神。我們作爲後學者,應該繼承。當然,口是心非是不行的。只是口頭上說不偏墮,實際行爲卻並非如此——宗派之間互相排斥,寺院之間互相詆譭,這不太合理。

在我來自的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法王如意寶一直提倡宗派和合。早在十幾年前,就在學院的壇城,設立了以南傳、北傳、藏傳三大傳承爲主的十多個經堂。南傳佛教的經堂裡,供奉了小乘佛像與聲聞阿羅漢的塑像。北傳佛教的經堂裡,供奉了濟公和尚、彌勒佛等塑像。藏傳佛教的經堂裡,供奉了八大教派的祖師像。雖然關於苯教有很多爭議,但壇城也供奉了苯教祖師辛繞米沃的塑像。佛學院的利美思想,不是停留在口頭上,而是實實在在地設立了經堂,供大家供奉、轉繞、禮拜,而且,不同宗派的論典,都在平等傳授。我認爲,這就是真正的利美精神。

關於佛教,正如佛陀在經中所說:“諸惡莫作,衆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所以,只要是佛陀的教法,就會讓人斷除一切惡行,行持所有善法,調伏自心令其清淨。佛教既是宗教,也是教育,它的任何教法都能利益衆生。《四十二章經》中以蜂蜜比喻佛法中邊皆甜,《賢愚經》則以水來比喻佛法是任何人都需要的。有些人認爲,佛法是少部分人的信仰。這是很狹隘的想法。

雖然三大傳承各有不共的特點——漢傳佛教提倡吃素,要求佛教徒對衆生有慈悲心;南傳佛教以出離心爲基礎守持清淨戒律;藏傳佛教則是講辯著,但所有這些都對衆生有利。我常將佛法比喻成藥,西方的藥、東方的藥、藏地的藥、印度的藥等等,藥雖不同,但對身體都有治療作用,同樣,不同傳承的佛法,也可以治療不同衆生內心的疾病。

所以,佛教的利美思想,非常合理,值得大家認真思考。

藏傳佛教與任何宗教之間均無有偏墮

如果堅持利美精神,藏傳佛教與其他宗教之間,也可以此而圓融。

如今,基督教、天主教在西方很興盛,而有些國家則伊斯蘭教或印度教很興盛,有些國家佛教很興盛。無論如何,正信的宗教都能利益人心。

像美國,是一個有信仰的國家,大部分人信仰上帝,無論國家總統還是平民百姓,都非常虔誠。這一點,我很讚歎。

對於佛教以外的其他宗教,藏傳佛教絕不允許排斥。密宗十四條根本誓言中的第六條就規定:不得誹謗他宗,否則違犯密乘根本戒。

各宗教之間互相團結,是非常重要的。在我看來,每個宗教都有優點。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會缺乏約束,所作所爲毫無顧忌,甚至認爲造惡理所當然。有信仰的人則與之不同,無論信仰什麼,大多會心存敬畏,並趨向善法,自覺約束自己的言行。

在21世紀的今天,所有宗教都應提倡利美,各宗教的領袖學者一定要互相學習、借鑒,對其他宗教的聖地、廟宇、供奉的主尊以及教典也要有所瞭解。如此,在借鑒別人的過程中,還能提升、充實自己。

藏傳佛教甚至認爲,對沒有信仰的人,也應以利美精神和平共處,不能強迫他們信仰你的宗教。依照佛陀的觀點,一切衆生都有如來藏,未來皆可成佛。因此,不僅僅是佛教徒,任何衆生將來都有學習佛法的機緣。

若想利益這些衆生,必須依靠慈悲心。慈悲心不能以宗教來分,錯誤地定義爲佛教的慈悲、基督教的慈悲等,這樣太狹隘。只有不分宗教的慈悲心,才能利益所有衆生。如果能將這種慈悲心的教育,與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體系相結合,那將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行爲。

人都有自私自利心,這點可以理解,但若只承認自己宗派的見解,未來的生存空間就會越來越小。所以,不管你信仰什麼,都應爲利益衆生而努力奮鬥,這也是佛教的根本教義。

最後,我要說的,在哈佛大學也說過,今天還要再說一次,那就是,無論學者、教授,還是學生,最重要的是要有利他心。如果沒有利他心,哪怕學富五車、技術超羣,也不可能真正利益自他。有了利他之心,又能在這樣充滿智慧的學校中學習,未來一定會廣泛地利益衆生。因此,努力將學習與利他心相結合,是我最大的希望。

今天來了很多我以前認識的教授、學生,這次演講的主辦方,以及很多熱愛藏文化,重視藏傳佛教的學者,都是放下了很多工作來到現場,在此感謝大家!紮西德勒!

註:此文乃大堪布索達吉仁波切授權刊登。